一生忍氣吞聲!為成全丈夫 她將「情敵」請回家,願追隨丈夫不惜同歸於盡

qi 2020/02/01 檢舉

民國時期,一個亂世出才子的時期,在那個年代的才子有真才華,可也是真的「渣」!很多我們熟悉的才子都是這樣,傅雷便是其中一位。傅雷有一句名言「只有事實才能證明你的心意,只有行動才能表明你的心跡。」傅雷的妻子便用一生的行動來證明她對傅雷的愛。

圖 | 傅雷與朱梅馥

青梅竹馬,移情別戀

說起傅雷和朱梅馥兩人的戀情,可算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他們兩人乃是表兄妹,自小相識,在朝夕相處之中兩人互生情愫,後來在雙方父母的安排下,14歲的朱梅馥和19歲的傅雷訂下婚約,但是這一切都在傅雷出國後發生了變化。

1928年,傅雷趕往法國巴黎大學學習藝術理論,濃厚的文化底蘊和藝術氣息無時無刻地刺激了著傅雷的神經。在學習期間,藝術的薰陶讓他忘卻了婚約,忘卻了朱梅馥,他愛上了熱情奔放、知性美麗的法國女子瑪德琳,自小被壓抑的情感完全爆發出來,傅雷對於瑪德琳的愛戀已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

為了能夠和瑪德琳光明正大在一起,他甚至已經寫好一封信,要與朱梅馥解除婚約,而且拜託好友劉海粟幫忙寄往家裡。但是傅雷的癡心並沒有換來瑪德琳的癡心相待,在與傅雷交往的同時,她還和多個男子有著親密交往。在她眼中,傅雷只不過是個備胎罷了,心高氣傲的她又怎麼可能真正愛上傅雷?

得知真相後,傅雷心如死灰,深陷情網的他甚至差點開槍自殺,好在好友劉海粟從旁勸導,才讓他從這困境中走了出來。此刻劉海粟才向傅雷告知他自己還未將信寄給朱梅馥,傅雷心中本就覺得有愧於朱梅馥,又得知朱梅馥依舊癡心在上海等待自己歸來。他的心開始動容了,眼前的女子,將自己視如草芥,將自己的愛任意踐踏,而遠在上海的朱梅馥卻對自己一心一意,從未對自己表現過半分抱怨和不滿。

「情深而動,感極肺腑。」傅雷的心並非石化,又豈能不動容?痛定思痛的他終於決定回國與自己的表妹完婚。

圖 | 傅雷在法國(1930年)

彼之暴,爾之以靜相待

1932年,傅雷學成歸國,與朱梅馥舉行了盛大的婚禮。對於這段婚姻,傅雷的心中是忐忑的,對於深情的朱梅馥,他是三分愧意,三分將就,三分感動,一分情意。可是在朱梅馥眼裡,在決定嫁給傅雷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將自己的心完全交給了他,此生無論怎樣,她都會無怨無悔地陪他走完一生。

在文學上,傅雷的造詣是世所罕見的,可是一身才氣的他卻脾氣暴躁,非常易怒。這主要跟傅雷的出身有關,他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父親在他4歲之際就離世,嚴格的母親對他進行了高壓式的教育,一旦傅雷沒有認真學習,母親就會把銅錢綁在他的肚臍上,滴上蠟燭油燙他,甚至會將他的手腳綁起來,拖到池塘邊……

在孤獨中長大的傅雷,沒有感受到溫情,有的只是無盡的打罵。正是因此,傅雷長大後脾氣暴躁,在家中就猶如雷公一般,孩子都非常怕他。在《傅雷家書》中就有這樣的記載:

傅雷的兒子傅聰練琴稍一走調,就會遭到傅雷大罵,甚至是毆打。5歲時,傅聰在客廳寫字,傅雷突然暴脾氣上身,順手就掄起蚊香盤,將傅聰打得頭破血流,甚至連他的臉都被劃傷,留下了疤痕……

和這樣暴躁的丈夫生活在一起,朱梅馥沒有過多的抱怨,她總是默默地扛下來,她總是用自己的柔情去化解傅雷的脾氣,去消除傅雷的暴戾。愛到深處,就會包容對方的一切,無論對方有多麼致病的缺點,她都會用愛去包容。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