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走後張幼儀「一人拉拔四祖孫」 尊重長子意願「不寫詩改從商」四代同堂走時面帶微笑

qi 2020/03/04 檢舉

許多人都相當熟悉詩人徐志摩,卻不知道

他的兒子卻對作詩一竅不通。

作為徐志摩與原配張幼儀的長子、後來唯一存活下來的兒子,徐積鍇自出生開始便受到了極大的期待。

根據張幼儀在自傳《小腳與西服》中的回憶,徐積鍇出生後所有的吃穿用的全是貴重的家當,就連他出生後的第一個玩具竟也是用象牙雕刻的如意,公公徐申如說,這是寓意:「如意之君」。

那個年代孩子的存活率很低,所以,為了能讓寶貝孫子健康長壽,徐申如還用徐家一百個親戚送來的賀儀,打造成了一把精緻的小鐵鎖。後來,這把小鐵鎖還被用一條金鏈子栓在了孩子的脖子上,寓意鎖住孩子的百歲陽壽。

而在給長孫取名字時,徐家上下也是相當費周章。最終定下的「徐積鍇」三字,「積」是徐家族譜上這一代規定的名字,而「鍇」則是一種良鐵,鐵代表著剛強、正直、果斷、公平。

徐家為這個孩子取的小名叫「阿歡」,意為他給徐家帶來了歡樂,也寓意他一生都開心快樂。

小積鍇剛剛滿百天時,徐申如便按照家鄉的習俗讓他抓了一次周。所謂的「抓周」,就是在孩子面前擺上各種象徵職業的物件如尺子(裁縫)、算盤(商人)、毛筆(讀書人)等讓他抓。抓到什麼就表示這孩子將來可能從事的職業,也代表他一生的前途。

有所不同的是,尋常的「抓周」都是孩子一歲時,可徐積鍇的抓周卻被提前到了百天,這也足見徐家對這個長孫的看重。

抓周那天,小小的徐積鍇好奇地打量著這一堆物件,他先是伸手摸了摸算盤上的珠子,然後又摸了摸裁縫的尺子,最後,他抬起小手一把抓起了父親徐志摩用過的毛筆。

徐申如看到孫子抓起了毛筆立馬興奮地樂開了花,他抱起孫子當著所有人的面大喊道:「徐家又要出一個讀書人了」!

因為當時政府曾下放的律令裡,都會加上「鐵筆不改」四字,所以徐申如斷定自己的孫子阿歡將來一定可以做官。

然而,讓徐申如怎麼也沒想到的是,長大後的徐積鍇所從事的職業與他當初的設想竟截然不同,他想讓長孫做官,他卻先做了土木工程師後和祖父一樣成為了商人。而他的這種命運,在很大程度上與父親的離開和母親的影響有關。

1931年11月19日,因愛上其他女子而與張幼儀離婚近十年的徐志摩遭遇意外離去。這一年,徐積鍇年僅13歲。

父親走後,由於他的第二任妻子陸小曼拒絕承認徐志摩走了的消息,徐積鍇便在母親的囑咐下與舅舅一同前往收屍。這是徐積鍇最後一次見到父親,因為當時年紀尚小,所以他並未被允許太看清父親的面容。這最後一次離別,終究只是匆匆。

實際上,徐積鍇對這個「父親」的印象一直如他最後一次見到父親時那般「淡淡」的。徐積鍇剛剛出生後不久,本就不滿意張幼儀的徐志摩自覺已完成「延續香火」任務毅然出國留學。

於是乎,徐積鍇幼年時間陪伴在身邊的僅是祖父母、傭人和母親而已,至於父親,對徐積鍇而言,僅僅是信裡的存在罷了。對兒子徐積鍇,徐志摩的感覺也從來淡淡的,所以即便在信裡,他也是最後才提及。往往,提及阿歡兩句後,他便會意思性地提一下妻子張幼儀。

1921年,張幼儀在其二哥張君勱的動作下終於取得徐申如和徐志摩准許出國,這期間的阿歡一直單獨與祖父母一起生活。

一如既往地,阿歡對父親的印象依舊非常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