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學之母!少女與科學家相戀「丈夫女兒相繼離去」數晚泣不成聲 80歲不服輸「展現女人韌性」一生傳奇

qi 2020/03/20 檢舉

在痛苦中成長茁壯,在夾縫中開出鮮花!

李佩,近代著名的語言學家,是兩彈一星元勛郭永懷先生的夫人,她被譽為是「中科院最美的玫瑰」、「中關村的明燈」。她用著初心去迎接著人生的磨難,她是真正的貴族,是始終保持崇高靈魂的高貴存在。

出身名門慕自由

李佩出生在江蘇的書香世家,她的父親先是考取了上海南洋公學,後來又公費前往英國伯明罕大學學習,學成歸國後便當了工程師。因此濃厚的書香氛圍一直影響著李佩,1924年,她先後在北京慕貞小學、培元小學、貝滿中學讀書,1936年,她又以優異的成就考入了北京大學。

雖然李佩的父親留學英國,也很重視子女的教育,但他內心的封建意識依舊存在,據李佩回憶:「表現在我們家裡,第一,如果最後一個孩子不是男孩,家庭人口可能還要增加,這就是一個很典型的古老傳統;第二,家裡的男女界線很嚴格,這就是為什麼我小時候的反抗力就那麼大!」

父親看她年齡漸長,就希望她留在北京,將來也好嫁個好人家,但是生性嚮往自由的李佩卻不願接受這樣的安排,她想要去追求更高等的教育。

1938年,20歲的李佩給自己的父母留下字條後,買上船票就和兩位女同學一起南下前往昆明的西南聯合大學。在西南聯大,李佩當選了學生會副會長,她經常利用週末時間為青年女工們組織文化學習班,教她們認字,組織她們學習唱歌跳舞,深受青年女工的歡迎。

1947年,積極向上的李佩為了進一步學習,前往美國康奈爾大學學習工商管理。正是在美國這段時間,開啟了她與郭永懷的愛戀。

圖 | 青春時期的李佩

終成眷屬返國

在李佩前往美國的前一年,取得加州理工學院博士學位的郭永懷受師兄西爾斯的邀請,到了康奈爾大學任職,從事該校的航空研究生院的學生工作。在一次航太的學術報告會上,郭永懷與李佩相識。才子佳人,初逢就如春雨沐楊柳,心生甘甜,他驚艷於她的才情嬌容,她下墜於他的傲骨才氣。一切都那麼順理成章,1948年,兩人在美國喜結連理,婚後李佩持家有道,郭永懷埋頭研究,創造出「PLK方法」等傳世之作。1956年9月,在好友錢學森的熱情召喚下,早已經歸心似箭的郭永懷放下了美國的安逸生活,和妻子毅然返國。

1957年6月7日,郭永懷在《光明日報》中發表文章說道:「我有責任回國,和人民共同建設我們美麗的山河。」

回國後,郭永懷擔任了中科院力學所的副所長,一直為「兩彈一星」工作作研究。1960年,他負責核工程的研究,親自前往青海高原基地、新疆羅布泊實驗場進行實地實驗。他經常帶著年輕的科技人員深入十分惡劣的高原與戈壁,和他們一起喝苦水、啃乾糧、住帳篷。而身為妻子的李佩則將家中事務打理得井井有條,不讓丈夫分心。她知道丈夫從事的是國家重要的軍事事業,經常要出差做研究,對於丈夫,她從來都沒有一句抱怨,而是一直支援他的工作,做他生活的賢內助。

圖 | 李佩與郭永懷

風雨接二連三

1968年12月5日,郭永懷在搭乘飛機從基地趕往北京降落的途中,由於大霧突至,飛機失事。同機的唯一生還者後來回憶說:「當飛機出現險情時機艙一片沉默,最後只聽到過有一聲高喊,那句話只有四個字——『我的資料』……」後來搜救人員在清理現場的時候,發現有兩個身體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當把他們分開後,卻發現兩個人的胸膛之間還緊緊地夾住了一個未被燒焦的公事包。而這兩個人便是郭永懷和他的警衛員牟方東。當大家打開這個公事包時,發現裡面相關的熱核導彈的實驗數據等文件毫髮無損。

得知噩耗的李佩沒有哭,而是極其冷靜地面對,幾乎沒有說過幾句話,但誰也不知道那個晚上李佩完全醒著。生命的苦痛並沒有就此結束。九十年代,李佩和郭永懷唯一的女兒郭芹也不幸因病離去,塵世間只剩下她一個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